郭發仔:先做好人,再做好書


郭發仔1.jpg

    

眼睛一閉一睜,10多年過去了。


從中學語文教師跨行到出版社,雖然稱不上是華麗的轉身,至少算是人生一次義無反顧的嘗試。10多年來,從業初期發出的“山重水復仍無路,柳暗花明也無村”的慨嘆,在白熱化的行業競爭中顯得疲軟無力。在社領導的關心和栽培下,我在出版大河的堤畔深一腳淺一腳地走來,曾打濕過鞋,但也收獲了一串串熠熠生輝的珍珠。


2009年,在與多位藝術大師接觸后,自己的出版思維中多了一些斑斕的色彩。他們作品中展現出的藝術魅力、言談中透露出的真情切意無疑點化了我之乎者也式的古板思維。在接下來的一年中,我每天花了大量的時間與這些藝術大師交流,QQ群成了我的主陣地。廣西師大的劉世軍博士、武昌理工學院的李剛院長、哈爾濱理工大學的王順輝教授、青島大學的矯克華教授、沈陽大學的王光峰主任、曲阜師范大學的苗紅磊教授、華中師范大學徐銀芳教授、原西南醫科大學黃文教授……從祖國的最東北到西南隅,多達幾百位高校藝術大師與我成了好友。在他們的鼎力支持下,我成功策劃了“21世紀高校藝術設計專業規劃教材”,前后共出版30余部。其中《中國民間美術》《中外美術欣賞》《中外藝術設計史》《設計概論》《現代版式設計》《展示空間設計》等有的反復重印,有的一路長銷,在藝術專業教材泥沙俱下的市場中,儼然新生的騰龍,卷起一片尚存太陽體溫的祥云。


還是2009年,我有幸結識了湘西州李湘黔老師。李老師手揣一本《湘西民間傳說與趣味物理》書稿向我咨詢相關的出版事宜。在來來回回的數十次交流中,李老師謙虛、誠懇、嚴謹的作風令我很欽佩,以致我現在每次到湘西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他(出書后不久他調往長沙)。他的書以故事傳說為主,介紹民間的一些傳統用具或者鄉間記憶,每一頁都配上了湘西陶藝家陳秀滿手繪的場景圖。這絕對是一個好選題!很多傳統文化現象和民間的珍貴記憶逐漸從現代人的頭腦中消逝,以這種形式呈現出來,無疑具有“挽狂瀾于既倒”的社會意義。但是,選題和書稿略顯粗糙。我根據審讀后把握的核心內容和書稿本身的讀者定位,將書名改為《中國民間文化與物理趣味》,并根據自己在農村的生活,將書中的故事以及介紹性內容修改準確,補充完整。幸福如期而至:2014年,《中國民間文化與物理趣味》獲得中宣部、新聞出版廣電總局“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百種優秀圖書”,并在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中高調亮相。


2014年春,北京大學出版社圖書展銷會。


首都料峭的北方春意清醒了南方悠閑的夢。走在首都的街上,我詫異地掃描兩邊高聳的大樓,在天橋上看車水馬龍的街道上汽車一輛拱一輛地蠕動。


我心里裝著事,我想起了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的王伯魯教授。


我來之前就試探著給王老師說要來拜見,并麻煩他在方便的時候引見其他專家。王教授學術底蘊深厚,為人謙恭熱忱。于是,在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的會議室,我面對面向十余位專家請教,從出版的角度談了自己的狂妄想法——高舉出版正義,打造品牌學術。也許我狂妄得過于自信,這些博導、專家給了很多中肯的意見和建議。很快,我就依托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組織策劃了兩個系列——理論普及讀物“中國名校名師大講壇”、 高端學術研究“中國當代學術文叢” 系列。其中,《藝術哲學導論》(余開亮)獲得2015年全國大學版協優秀教材二等獎;《社會倫理十講(修訂版)》(龔群)、《行動中的密涅瓦》(劉永謀)獲登《光明日報》評論部、教育部中國大學生在線“中國高校出版社書榜”榜單;《<資本論>及其手稿技術思想研究》(王伯魯)獲得2016年國家出版基金資助。


做了再說,做好了再說,做好了人再說。這是我從事出版工作十多年的經驗提煉。出版社是一個文化單位,編輯理應主導傳播科技知識、弘揚精英文化的時代方向,這是一種不容置疑的文化責任和使命。

主要作品